文章来源:体坛新视野

  中超裁判的执法水平怎么样,这个问题的答案见仁见智,虽然之前有不少俱乐部针对本赛季中超联赛中出现裁判问题向中国足协提出了申诉,但从未见到回应,直到北京中赫国安提出了异议。随着国安投资人亲自发声,而且是把裁判问题和 “黑暗” 二字联系到一块,这才引起了足协相关部门的重视……

  在国安提出异议后不到 20 个小时,中国足协裁判部门的负责人就以接受央视采访的方式给予回应:

  判罚如果出现争议,裁判部会把这些争议视频返给评议组,评议组是一个单独对裁判员工作进行检查和评估的组合,受裁判部领导,这个组织是由很有经验的老师和专家组成。评议组会针对这些争议对照规则和国际足联指南来看,有一些问题并不是很多球迷想象的很明显的错误。评议组的评议确实会有一些问题,但只是裁判的业务问题,绝对不是裁判主观思想问题,或者闭着眼胡吹。

  虽然不是 “闭着眼胡吹”,但确实可能出现 “没看到” 的问题。比如泰达与重庆的那场比赛,泰达点球被扑,但门将邓小飞提前移动了,不过当值主裁马宁却没给泰达重罚的机会,对此,泰达俱乐部也提出了申诉。以往,针对申诉的结果或者是对于争议判罚的内部评议结论,外界很难知晓,但偏偏就在北京中赫国安俱乐部发声后,针对泰达与重庆一战点球争议的裁委会内部评议结论就见诸于媒体:评议组认为,无论是马宁还是 VAR 裁判,都没发现这个问题,这个点球应该重罚。

  结合中超联赛第十一轮比赛中,裁判员有关点球和严重犯规的一些判罚引发争议,《体坛新视野》继续邀请资深国际级裁判王学智老师,对裁判们本轮的表现进行点评。

  河北华夏幸福 VS 北京中赫国安

  争议判罚:北京中赫国安在 3 比 1 领先的情况下被对手连追两球扳平,这其中也出现了一些争议。第 94 分钟,河北华夏幸福将球传入禁区,国安门将郭全博出击,和河北华夏幸福的马尔康发生碰撞。主裁判金京元第一时间没有吹犯规,但经 VAR 提示,金京元亲自观看回放后,认为郭全博存在犯规,判给河北华夏幸福点球。他们也凭借这粒点球逼平国安。

  王学智:国安门将郭全博与对方前锋马尔康争夺高空球时发生的冲撞,是双方争夺时间和空间的同时,由于接球动作的不合理造成守门员双手企图抱球时将瞬间顶到球的马尔康撞倒,导致了裁判员判罚点球。从整个过程观察,裁判员的决定是可以接受的。

  武汉卓尔 VS 上海上港

  争议判罚:第 25 分钟,卓尔开出角球,陈骜的头球打在了傅欢的手臂上。主裁判张雷没有做出判罚,即便 VAR 进行了提醒,也没有判罚点球。

  王学智:上港队员在争抢高空球的过程中,手臂不自然的扩大,触及球,根据新规则的有关规定,裁判员应判手球犯规并判罚点球。

  河南建业 VS 深圳佳兆业

  争议判罚:比赛第 10 分钟,深圳佳兆业边路传中,中路接应的马里将球打进。之后,VAR 提示深足进攻过程中存在疑似越位的问题。而另一个争议点在于河南建业的防守球员试图解围时是否碰到了皮球,他的触球与否又是否影响越位的判罚。最终经过长时间的确认,傅明接受了视频助理裁判的建议,判进球有效。

  王学智:防守队员在这个位置回追触球与否没有丝毫影响。这是一个明显、清晰的越位战例。奇葩的是,视频裁判不断给后卫回追触没触球的画面。规则规定了对方队员有意触球,不被视为获得利益,但此球的判罚时间是传接球发生时,而不是去等守方是否触球后。近期流行视频裁判依赖症,由此总是不停地把比赛弄得支离破碎,挤压了许多宝贵的净打比赛时间。

  山东鲁能 VS 广州恒大

  争议判罚:比赛进行到第 93 分钟,洛国富与金敬道发生身体接触后双双倒地,主裁判王迪判洛国富犯规,并向其出示黄牌警告。此后 VAR 提示,洛国富疑似严重犯规,王迪查看回放后改向洛国富出示红牌。

  王学智:从双方接触的全过程看,裁判员初始的判罚是正确的。洛国富在失去重心的情况下,用两个脚的脚尖,尽量选择对方球员双腿间的空隙来维持平衡,并非有意的踩踏动作,对其出示黄牌是正确的。这既不是严重犯规,也不是暴力行为,不在 VAR 介入的范围之内,VAR 不应介入这次判罚。

  争议判罚:就在洛国富离场后,争议再一次出现,梅方控球,戴琳将其铲倒。王迪向戴琳出示了他本场比赛的第二张黄牌,两黄变一红将其罚出场外。

  王学智:这是一次从远方起跳后的铲球,对对方球员非常危险。这种不顾及对方安危的带有伤害性的严重犯规,个人认为可以直接对其出示红牌。

  争议判罚:回到上半场的一次争议判罚。郑铮在边路放倒艾克森,但进攻还在发展,王迪给出了“有利”的手势。但费南多把球带到门前时,王迪鸣哨示意越位。之后,皮球回到了先前郑铮侵犯艾克森的地点,而不是按照越位处理。

  王学智:郑铮铲倒艾克森时,裁判没有立即吹停比赛,是因为费南多得到了球权,恒大进攻有利,所以裁判员没有立即吹罚犯规,给了有利手势。而当费南多带球突入禁区之后,助理裁判却示意费南多越位位置接球,所以裁判停止比赛,判罚最开始的郑铮犯规,这段时间迟了十几秒。

  规则规定,当犯规或违规发生时,未犯规的一方能从有利原则中获益,如果预期的有利没有在此刻或随后的几秒内出现,则判罚最初的犯规或违规。助理裁判提示费南多越位前守方有犯规动作,裁判员掌握有利,但当时裁判员未看到助理裁判的旗示,所以鸣哨的时机慢了。处理这类犯规,裁判员既要有瞬间快速反应能力,又要有慢一拍的水平,慢中视野开阔,预判准确,快中刚强果断,不拖泥带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